CityU logo

非本地生续流失 抢人才多管齐下

对于人口出生率低迷的香港来说,吸纳全球最顶尖的人才来港就业,一向是这颗东方之珠保持竞争力的捷径之一。然而,在过去两年间,由于防疫管控和经济不景气等诸多因素冲击,香港流失了约 14 万劳动人口,新任特首李家超在首份<施政报告>中,出多项有利于中国内地及海外人才赴港的政策,包括取消「优才」配额,放宽「非本地毕业生留港/回港就业安排」,把近留期限由一年延长至两年,更把这一计划扩展至香港大学大湾区校园的毕业生。

新鲜出炉的「抢人」举措的能给渴求人才的香港注入一剂强心针吗?没有水晶球可预知未来的确切答案。那不如通过分析最近几年非本地港校毕业生 – 香港主要的人才来源之一的去留,窥见一二。境外人才轮入和毕业生在港就业是香港重要的长期人才来源。现时政府针对非本地高校毕业生推出了「非本地毕业生留港/回港就业安排」,并针对境外人才及专业人士来港就业推出四种来港就业渠道。据统计,在 2014 至 2019 年间,政府通过以上计划每年批准申请逹 5.1 万至 6.7 万宗,然而,自 2020 年始 – 也就是疫情的第一年,获批申请骤减至 3.1 万宗,较 2019 年少一半之多,其中一般就业政策的申请获批者较 2019 年跌超六成,内地人才输入计割亦减少将近一半;2021 年获批申请数量鸡稍为回升至 3.2 万宗左右・但数字较疫情之前仍有较大差距。

拒留港就业趋升

与之相较,本地全日制课程毕业生数量并未受到疫情影响,甚至整体呈现上升趋势。这一对比意味着,一直面对人才流失问题的香港仍在源源不断地培育出高等教育人才,但是在港接受教育后未选择留港就业的毕业生数量 ,却在逐渐上升。

因此,除了花费大力气吸引境外人才,港府亦应在竭力培养本地人才的同时,认真思考如何充分发挥本地人才的长处一 更加了解社会、对社会更有认同,这是长远解决人才问题的一大关注点。

另外,我们通过梳理本地公立八所高校的毕业生就业报告发现,自 2014 年以来 ,愈来愈多的港校毕业生,尤其是非本地的港校毕业生,选择离开香港就业。这一趋势在香港最顶尖的香港大学十分明显。 2014 年,香港大学已就业的非本地本科毕业生中,选择留在香港就业,到中国内地就业,到亚洲其他国家就业的比例分别为 93.8%、1% 和3.1%,而到了 2021 年,这一组数字变为 70%、11.7% 和 14.8%,留港的毕业生下降了超过 20 个百分点。这样的趋势也同时发生在香港科技大学。在科大毕业的非本地本科生中,留在香港就业的比例在 2015 年至 2021 年期间从 76.26% 降至 69.53%;到香港外就业或移民的比例从 3.14% 升高至 6.97%。

培养更高层次人才的研究生教育,更是愈加难以留住毕业生在港就业。例如在 2021 年最新的毕业生就业报告中,30% 的香港科技大学的博士毕业后选择回到内地或移民。而授课型研究生课程更是留不住人才的重灾区 一 2021 年毕业选择回到内地、移民或暂不就业的毕业生,在香港浸会大学高达 83.2%、在香港科技大学占 71.5%,而这一组别在 2015 年仅占 38.7%。

更值得注意的是,2021 年香港中文大学的全日制工商管理硕士 (MBA) 毕业生中,仅有 17% 留港就业,39% 前往中国内地就业、22% 前往其他国家或地区就业。

诚然,近两年的疫情为国际旅行带来不便,导致非本地毕业生更倾向于回到离家乡或亲朋更近的地点,但无可否认的是,在全球的人才争夺战中,香港对于人才的吸引力己经大不如前。这一人才流失的越势,哪怕在疫情结束之后,也恐怕难以逆转。

招才力大不如前

让香港竞争力雪上加霜的是,从 2018 年开始,跨国公司在香港设立的地区总部数目每年增速放缓,从 2019 年开始更是逐年下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有许多跨国公司,例如 Facebook 等把其亚太地区总都搬至新加坡,这从另一个层面削弱了香港的「抢人」竞争力。

随着新年的到来,我们呼吁社会各界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已经来港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上,尽可能培养他们对香港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与此同时继续向全球吸纳高精尖人才,随养疫情不断削弱以及香港和内地和世界更大程度的联通 ,相信香港重振雄风必定有时!

魏南晗为香港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实验室数据分析师;王小辉为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助理教授

在此感谢InnoHK、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及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实验室对本文的支援

分享此內容

张昕之博士

人工智能驱动的供应链优化:应对动态世界的需求

阅读更多

地址

香港沙田香港科学园科技大道西 19号
11楼 1101-1102 及 1121-1123 室

产品及解决方案

人才

工作机会

关于我们

地址

版权所有 © 2024 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实验室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