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本地生續流失 搶人才多管齊下

對於人口出生率低迷的香港來説,吸納全球最頂尖的人才來港就業,一向是這顆東方之珠保持競爭力的捷徑之一。然而,在過去兩年間,由於防疫管控和經濟不景氣等諸多因素衝擊,香港流失了約 14 萬勞動人口,新任特首李家超在首份<施政報告>中,出多項有利於中國內地及海外人才赴港的政策,包括取消「優才」配額,放寬「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把近留期限由一年延長至兩年,更把這一計劃擴展至香港大學大灣區校園的畢業生。

新鮮出爐的「搶人」舉措的能给渴求人才的香港注入一劑強心針嗎?沒有水晶球可預知未來的確切答案。那不如通過分析最近幾年非本地港校畢業生 – 香港主要的人才來源之一的去留,窺見一二。境外人才輪入和畢業生在港就業是香港重要的長期人才來源。現時政府針對非本地高校畢業生推出了「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並針對境外人才及專業人士來港就業推出四種來港就業渠道。據統計,在 2014 至 2019 年間,政府通過以上計劃每年批准申請逹 5.1 萬至 6.7 萬宗,然而,自 2020 年始 – 也就是疫情的第一年,獲批申請驟減至 3.1 萬宗,較 2019 年少一半之多,其中一般就業政策的申請獲批者較 2019 年跌超六成,內地人才輸入計割亦減少將近一半;2021 年獲批申請數量雞稍為回升至 3.2 萬宗左右・但數字較疫情之前仍有較大差距。

拒留港就業趨升

與之相較,本地全日制課程畢業生數量並未受到疫情影響,甚至整體呈現上升趨勢。這一對比意味著,一直面對人才流失問題的香港仍在源源不斷地培育出高等教育人才,但是在港接受教育後未選擇留港就業的畢業生數量 ,卻在逐漸上升。

因此,除了花費大力氣吸引境外人才,港府亦應在竭力培養本地人才的同時,認真思考如何充分發揮本地人才的長處一 更加了解社會、對社會更有認同,這是長遠解決人才問题的一大關注點。

另外,我們通過梳理本地公立八所高校的畢業生就業報告發現,自 2014 年以來 ,愈來愈多的港校畢業生,尤其是非本地的港校畢業生,選擇離開香港就業。這一趨勢在香港最頂尖的香港大學十分明顯。2014 年,香港大學已就業的非本地本科畢業生中,選擇留在香港就業,到中國內地就業,到亞洲其他國家就業的比例分別為 93.8%、1% 和3.1%,而到了 2021 年,這一組數字變為 70%、11.7% 和 14.8%,留港的畢業生下降了超過 20 個百分點。這樣的趨勢也同時發生在香港科技大學。在科大畢業的非本地本科生中,留在香港就業的比例在 2015 年至 2021 年期間從 76.26% 降至 69.53%;到香港外就業或移民的比例從 3.14% 升高至 6.97%。

培養更高層次人才的研究生教育,更是愈加難以留住畢業生在港就業。例如在 2021 年最新的畢業生就業報告中,30% 的香港科技大學的博士畢業後選擇回到內地或移民。而授課型研究生課程更是留不住人才的重災區 一 2021 年畢業選擇回到內地、移民或暫不就業的畢業生,在香港浸會大學高達 83.2%、在香港科技大學佔 71.5%,而這一組別在 2015 年僅佔 38.7%。

更值得注意的是,2021 年香港中文大學的全日制工商管理碩士 (MBA) 畢業生中,僅有 17% 留港就業,39% 前往中國內地就業、22% 前往其他國家或地區就業。

誠然,近兩年的疫情為國際旅行帶來不便,導致非本地畢業生更傾向於回到離家鄉或親朋更近的地點,但無可否認的是,在全球的人才爭奪戰中,香港對於人才的吸引力己經大不如前。 這一人才流失的越勢,哪怕在疫情结束之後,也恐怕難以逆轉。

招才力大不如前

讓香港競爭力雪上加霜的是,從 2018 年開始,跨國公司在香港設立的地區總部數目每年增速放緩,從 2019 年開始更是逐年下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同期有許多跨國公司,例如 Facebook 等把其亞太地區總都搬至新加坡,這從另一個層面削弱了香港的「搶人」競爭力。

隨著新年的到來,我們呼籲社會各界把更多的關注點放在已經來港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上,盡可能培養他們對香港的認同感和歸屬感。與此同時繼續向全球吸納高精尖人才,隨養疫情不斷削弱以及香港和內地和世界更大程度的聯通 ,相信香港重振雄風必定有時!

魏南晗為香港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實驗室數據分析師;王小輝為香港城市大學媒體與傳播系助理教授

在此感謝 InnoHK、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及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實驗室對本文的支援

分享此內容

閱讀更多

地址

香港沙田香港科學園科技大道西 19 號
11樓 1101-1102 及 1121-1123 室

產品及解決方案

人才

工作機會

關於我們

地址

版權所有 © 2024 人工智能金融科技實驗室有限公司